您的位置: 首页 >> 干部教育 >> 详细内容
强势起步 久久为功 推进太忻一体化经济区高质量发展
发布时间:2022-05-19 11:24

武 亮

建设太忻一体化经济区,是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作出的重大部署,是省委省政府紧抓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历史机遇,站在服从服务国家战略中谋划山西发展,推动形成“一群两区三圈”城乡区域发展新布局的重大举措,对于推动山西全方位高质量发展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推动太忻一体化经济区高质量发展意义重大

服务和融入国家战略的必然要求。京津冀协同发展、雄安新区建设、国家对央企的布局调整以及雄忻高铁开工建设,为山西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了重要的历史机遇。推动太忻一体化经济区建设是打造融入京津冀和服务雄安新区重要走廊的具体行动,必将有利于先进生产要素向我省集中集聚。

构建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举措。推动太忻一体化经济区发展,需要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推动科技创新和产业结构升级上下功夫,实现我省与国内经济循环流转和产业关联畅通,提升国内循环的效率和水平,提升供给体系的创新力和关联性,解决“卡脖子”和瓶颈问题。

打造新的经济增长极的重要支撑。抓住中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大机遇,突出太忻经济区先进制造业定位、历史文化特色、要素保障,抓好科学规划和顶层设计、协同发展体制机制建设、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区际产业互动协作、生态环境协同治理,把重大战略机遇转化为发展优势,打造经济发展新引擎,是山西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出路。

二、太忻一体化经济区高质量发展面临的挑战

从山西省第十二次党代会部署至今,经过近半年的谋划推动实施,太忻一体化经济区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一批重大项目集中开工,推动太忻一体化经济区强势起步、迅速开局。但也存在一些问题和挑战。

经济总量不大,带动作用不强。据统计,太忻一体化经济区2021GDP3916.5亿元,仅占全省的17.3%;固定资产投资为1061.9亿元,仅占全省的13.4%。招商引资开工项目245个,仅占全省的9.2%。太忻经济区经济增长和产业发展对全省的辐射带动引领效应不明显。

研发投入少,创新驱动力不足。山西资源型经济特征明显,还未实现从资源驱动向创新驱动根本性转变,创新投入不足,创新资源不多,创新要素缺乏。以太忻经济区的承载地太原和忻州来看,2020年,《中国城市科技创新发展报告》从创新资源、创新环境、创新服务、创新绩效四个维度对包括 36个省会城市及副省级城市、253个地级市在内的289个城市进行了测度排名,太原市排名第26位,忻州市排第216位。据统计,2020年,忻州全市研发经费投入强度仅为0.26,在11个市排名靠后。

承接产业转移力度不大,成效不明显。京津冀一直是我省外来投资主要来源地。但在主动承接京津冀产业转移举措不多、力度不大,一些项目都转移到别的省市。据统计,2018年,在北京迁出的563户企业中,河北承接170户,占21.8%;离京津冀较远的浙江承接116户,占14.9%;广东承接83户,占10.6%。忻州市尽管建立了雄安新区产业转移承接园,也承接了一些产业,但规模不大、层次不高。

产业承载能力不足,可发展空间受限。土地和标准厂房是衡量一个地区产业空间载体和承载能力的重要指标。据统计,2021年,69个工业类开发区已开发面积约360平方公里,而太忻经济区仅占5.9%2021年全省“标准地”出让宗数349宗,出让面积2.86万亩,太忻经济区分别占14.3%8.7%202169个工业类开发区标准化厂房共使用659.8万平方米,太忻经济区仅占10.7%。太忻经济区发展的空间受限,承载能力严重不足。

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不够,开放型经济整体发展水平不高。据统计,2021年,太忻经济区进出口额为324亿元,仅占全省进出口总额的14.5%,其中,太忻经济区(忻州片区)进出口额约16亿元,仅占全省的0.7%2021年,太忻经济区实际利用外资(部口径)为3572万美元,仅占全省的14.7%。山西自由贸易试验区还未获批,开放平台不多。

三、推动太忻一体化经济区高质量发展的路径思考

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打造创新驱动发展和成果转化地。借鉴江苏苏州、盐城,安徽滁州,浙江台州等兄弟省市经验,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等地区设立异地孵化中心、离岸招商中心、科创飞地,实现异地孵化—本地转化、异地研发—本地生产,柔性引进发达地区的高端产业要素。发挥政府、企业和各类组织作用,引进和培育创新型企业、科研机构、技术创新平台,打造太忻科创共同体,共建创新合作平台、培育壮大创新主体、加快创新成果转移转化等。

科学规划布局,打造承接京津冀产业转移集聚区。按照产业协同、优势互补、科学布局、错位发展的原则,制定太忻一体化经济区承接产业转移集聚区规划,明确“一个启动区、三个开发区、六个县(市、区)”产业承接重点,制定重点产业承接目录。重点谋划京津冀产业承接转移招商项目,有针对性对接拟转出产业项目,推进晋商晋才回乡投资创业。在北京设立山西—京津冀产业转移服务中心,促进更多大项目、好项目落户太忻一体化经济区,为我省全方位推动高质量发展增添强劲动力。

紧紧扭住招商引资这个“牛鼻子”,培育发展高端高新产业,打造中部城市群发展隆起地和先进制造业集聚地。太原的新材料、合成生物、轨道交通,忻州的铝材、法兰锻造、装备制造、特色食品加工,太原、忻州的半导体材料等形成了各自的产业优势。依托这些优势,积极开展招商专项行动。瞄准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等重点地区,围绕特钢材料、新能源汽车、风电装备、光伏、高端装备制造、半导体、合成生物等开展产业链招商;围绕台商工业园的建设积极引进台资企业;利用我省文旅康养资源丰富的优势,积极开展文旅康养产业招商;围绕老陈醋、小杂粮、陶瓷、法兰盘、古城古堡文化等县域特色产业招商;积极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太忻经济区基础设施建设运营、生态保护修复和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围绕打造开发区升级版,按照强龙头、延链条、建集群的原则,因地制宜发展“七大产业集群”,形成“一个启动区、三个开发区、六个县(市、区)”协同发展的联动格局。

加快开放通道建设,着力优化环境,打造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建设开放通道,加快推进雄忻高铁、集大原铁路等基础设施项目。加快构建山西中部城市群综合交通枢纽,同步规划建设与雄忻高铁有效接驳的客货运枢纽,建设太忻陆港型国家物流枢纽,增强太忻一体化经济区辐射带动能力。加快设立山西自由贸易试验区,运用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立足我省比较优势和战略定位,完善外资外贸服务体系,发挥自贸试验区在推动我省高水平开放的示范引领作用。落实好“五有套餐”,营造“办事不求人”“新官理旧账”的投资创业办事氛围。

加强领导,系统推进,切实保障太忻一体化经济区高质量发展。发挥好太忻经济一体化发展促进机构作用,进一步完善统筹协调、规划引领、市场运作的领导体制和工作机制。完善细化落实好 1+3+N”政策体系,落实好市场主体倍增政策。加强土地保障,在“用好增量、加大流量、盘活存量”上做好文章,对新材料产业、高端装备制造的重点产业链条、重大产业集群、重点企业项目用地以及跨区域基础设施等重大项目建设用地指标实行计划指标倾斜。设立“人才引进专项资金”,吸引各类人才到经济区就业创业。加快设立“太忻经济一体化发展共同基金”,建立太忻一体化经济区指标监测体系,定期通报进展情况。

〔作者系省校(院)第17期省管领导干部读书班学员,省投资促进局副局长〕